氢气又沙雕的北极点

长途飞行 1(苍金)


换个口味,现代paro生子。

应该有苍金和问金。本来要给老王脑一篇现代paro问金,兴奋地脑了大纲后,发现我滴老王点的是甜文。甜文下次写,这次我先爽一把😂


为了避雷先说个大概,就是苍要控制住金,强迫他生孩子,然后金机缘巧合逃走了,化名昭,偷渡到灭境遇到问。因为长相和能力深受问的喜爱,问后来才发现昭是自己道境老友苍在满世界找寻之人。……


好了,觉得雷的就叉了吧。

可以忍受就往下看吧==



—————————————————————





大雨倾盆,一群人来到到树林背后的大房子推门而入。为身穿整齐灰色三件套男子打伞的保卫,留步在外甩掉黑色长柄伞的水迹。

男子示意身旁人留在原地,他在一扇密码门前,验证通过后,信步进入。

“弦首。”走廊上正在翻看资料的翠山行闻讯望来,行礼示意。

苍点点头,在翠山行跟前停下。

“醒了么?”

“还没。”翠山行手中原子笔按动了两下,将手中的资料翻到一个页面,“他天生凝血机能不好,伤口还是收不起来。不过新器官在他体内倒是排异不大。医师预计过两日,一切稳定下来就能醒来了。”

苍沉思一阵,道:“带我看看他。”

“是。”


监护室中的人,身上布满各种管子,机能监视仪器在病床一侧排了一整面。十来位医药公司的技术人员和聘请的医师穿著无菌服,在宽敞的室内忙碌。其中一人正在病床边一边仔细查看身体变化,一边对比屏幕数据。苍只走到距离病人最近的玻璃边,直直地站着。

那人脸色憔悴,唇色苍白,双目紧闭,金棕色头发简单束在耳后,仍有一些散发粘成几束垂在枕上。难以想象,两周前,他还是苍面前生动精神的仇人。

苍看了眼插在门上的基本资料。

金鎏影,男,31岁,B型。长生C计划器官实验志愿者。

传染病史:无。

慢性病史:无。

过敏药物:无。

手术时间:11月06日10时11分。

紧急联系人:(空白)

保单编号:(空白)

免责签名:(空白)


金鎏影才不是志愿者,他是两周前被苍强行送到这里的,虽然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自愿前来的没错。

他手上沾了苍的属下数条人命,但他是心狠手辣的人,也是一个精细狡猾人,他安排好了一切使得那次案件成了一桩经济民事案件,那几条人命也设计死于一场意外车祸。苍失去了这几人的协助,外加多家子公司资金调配出现危机,玄宗集团受到重创,一时难以重振。可苍不急于恢复,他也在精心布局,结合在黑道上的势力,将躲身在偏僻景区度假别墅中的金鎏影,绑到了公司仓库的地下室。

集团受到这样重的伤害,都是因为金鎏影曾本身也是玄宗集团的骨干之一。金鎏影和苍皆是创始元老的子嗣,从小便结识交好,关系非同一般。然而在候选继承人时,原本一直搭档的两人成了竞争对手。苍明白金鎏影向来狭隘较真,但因为旧情,也没有放在心上。直到金鎏影先动了手。之后,就算苍在如何手段力挽狂澜,稳定公司股价,几个得力助手的意外离世是无法挽回的事实。其中最小的白雪飘大学毕业才一年,反应机敏,记性一流,办事爽快,一直被苍带在身边,而且按照辈分白雪飘还要叫金鎏影一声师兄。平日里经常照顾提点的后辈,他也下得了手。

将这人绑到暗室,他还不自知,依旧昂首坦荡:“苍,将罚款交齐,法理上我就是清白的了,你没立场动我。”

灯光很远,苍整个身体又挡住了光源,脸色表情都看不清楚,他抬手扣住金鎏影的下颚,慢条斯理道:“你还以为我能放了你吗?”

“哼。”金鎏影愣了一下,然后恶狠狠往苍身上啐一口,“你想灭口?”

苍也不躲闪,仍由他唾沫染在自己西装背心上,语气依旧慢吞吞:“杀你,他们也回不来。而你一断气诸事清静,又岂不是便宜你。”苍空余的右手轻轻撩拨金鎏影垂在胸前的头发,“念在我们旧谊,我有一个好的项目推荐给你。成了,你便与玄宗恩怨了清,我也不会再找你麻烦。”

苍松开左手的桎梏,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纸:“你只要签字,做完全套医学实验,我就放过你。”

金鎏影想想就头皮发麻:“什么医学实验?”

苍笑着从上到下,再从下往上打量着金鎏影,真是一个漂亮的人,可惜了:“给我生一个孩子。”

“开什么玩笑……”金鎏影一听,吓得话都不利索了,方才的嘴硬都被这个荒唐事实粉碎干净。苍蹲下身,伸手抚向金鎏影的胯间,温热的器件平静地伏在掌下。他瞟了椅子上僵直的人一眼,双手施力解开扣子和拉链,继续隔着奶白色布料按压着:“你放心,我不会伤到你这里。”苍话虽如此,却手中力道很重,况且都准确落在金鎏影敏感之处,他忍不住紧闭的嘴边流出一丝呻吟。

“我只是,让你有一次生孩子的经历而已。”苍的手指往上抵在金鎏影因为紧张而僵硬的小腹上,“生下我的孩子,也算是给玄宗还债,我每年祭祀之时也好有交代。”

“做……做梦!”金鎏影闭上眼心中惊恐又绝望,“你疯了,我是不会签字的!”

“其实你不签字,问题也不大。”苍将A4纸递给身边的助手,“你还有选择吗,金鎏影?”

“苍,你他妈混蛋!”

苍盯着眼前被绑在椅子上的人,俊俏的脸扭曲得可怕,挣扎着几乎要暴起。苍冷笑数声,抬脚就用力踹向那人柔软的腹部,伴随金鎏影吃痛的叫声,椅子也翻在地上,“你们抽血吧。”他唤来听候在暗处的人,上来就给金鎏影抽了六管血。金鎏影倒在地上时候,冲击力太大撞到了后脑,整个人晕乎乎的,手臂一片清凉后便是刺痛,他似乎看到自己血液慢慢流入准备好的试管中。他想骂些什么,但是一吸气,方才苍下手很重,他几乎觉得内脏都挤到一起,痛得要命,于是就什么也说不出了。

半小时化验结果出来,苍听分析员说明了一下,满意地点头,走到金鎏影跟前,温和地说:“初步结果不错,那就成交了。”

不等金鎏影反应,他就被注射了镇定剂,松绑了架到停在外头的商务车中,开往玄宗在郊区庄园中布置好的医学中心。


金鎏影被执行的是长生公司新试验的生育器官移植手术。实验者必须是男性,将会植入改造后的子宫器官,孕育后代。然后这个器官仅能使用一次,又由于两性骨架肌肉构造不同,人造产道难以让婴儿生出,实验多数最后只能剖腹整体取出。

这是医药巨头长生公司配合社会观念进行的技术创新,但是因为这种手术涉及伦理和人权等诸多问题,在开始放出风声时候,就受到各界质疑。可公司内的地下实验从未停止,过程中死去的实验者不计其数。

在定案到现今已过去十年,他们自认为已经可以进行完整安全的临床实验,然而找不到合适的实验者。他们此次需要的,不是普通因为钱财而报名的实验者,他们要在上流社会打出名声,最好是两人都是来自某些高层。

如此危险的实验,自然有钱人即使心动也不敢参与,包括长生公司和那些人都在等待与观望,终于出现一个志愿者。



苍正看着金鎏影出神,他上周出差谈判是听到消息汇报手术完成,但金鎏影状况不是很好。他当时马上定下了加快进度的战略,两天后又听到那人还是高烧不退,他一个人想了很久,或者死就死了吧。这次谈判基本达到预期目标,他才下了飞机就赶往此处。隔着玻璃见到了面,那张微蹙眉峰瘦削灰白的脸,布满针孔的手臂,苍才真实体会到了那场生死线的徘徊对金鎏影造成的伤害,他一时不知该做如何表情。

“弦首。”翠山行站到苍身后。

“小翠,你说他命怎么这么硬?”苍忽然道一句,“是不是祸害遗千年?”

翠山行不知道如何接话,只好讲正事:“公司那边还有几项重要事务等着汇报。弦首您看……”

“等他好全了再告诉我。在那之前我不想听到他任何消息。”苍转身,又望了眼金鎏影,随后大步离去。长长的走廊回荡着他皮鞋清脆的声响。翠山行叹口气,收了手中材料,作为十多年的旁观者,他自然也明白个中道理。但他有何立场来劝说苍?

既然分手时候覆水难收,又何必日后指望破镜重圆。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21 )

© 清江可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