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气又沙雕的北极点

打工吧!魔王大人!3(凛雪鸦X蔑天骸 东离基本全员 现世paro)

鸦鸦正式出来啦w

哈哈哈觉得都快成现世的玄鬼宗日常流水了……

————————————————



3 所以要住在哪里呢

 

其实,按照以往来说,魔王愉悦地沉浸在自我世界的时刻,大家就保持沉默的微笑就好。

偏偏只有猎魅“诶!”地轻叫一声,对于某些词有些脸红地想歪了。虽然,她以前一直幻想能和宗主大人发生一些快乐的事情,少女心噗噗跳,当然尽管最后未遂,但是,自从来到了现世,她就像开了新世界大门,发现除了自己以外,还有些人和宗主大人配在一起也很可口啊,然后目前还是未遂。

不过现在,她发现了人生的新曙光了——不是丹衡,不是凋命,是凛雪鸦?!嗯,今夏展子的新刊主题预定!

身边的两个直男当然也不懂她也愉悦地沉浸在自我世界里。残凶自然不熟凛雪鸦,凋命和看似跳反的凛雪鸦有过接触,可能会讨厌不过说到怨念也不会那么重吧。他们各自猜想着后来发生的事情,也没人敢直接开口问。

倒是一边眼神愈发明亮的猎魅,突然想到了重要的事情,打破了有些尴尬的气氛——虽然初衷是一个有颜色的脑洞——“哦,对了!所以今天宗主大人在哪里休息啊?”

身边两位男士对于猎魅这种身先士卒、视死如归的精神向来十分钦佩。

不过她到底刚才一直在想些什么啊?话说回来,这的确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啊。

“啊……”魔王大人倒是直接顺着猎魅的言语环视了一下这间公寓:开放式厨房连着客厅,一间浴室,两间卧房。一间门没关,但一看就知道是女生的,另一间门关着的应该就是凋命的了。

这时候,电视节目很不合时宜开始播放娱乐记者去实拍单身当红偶像丹衡的寓所,在某著名旅游胜地的度假别墅,当然他马上要出国落脚的地方也被曝光出来相同房型的实拍,两层挑高,四间向阳房间——

“啪”,贴心小棉袄凋命反手关掉了电视机

“宗主大人请稍坐片刻,我马上去收拾。”转身就跑去自己房间整理了,他是专业人士。

 

这套房子地段很好,距离他们工作地点近,又是新建成的酒店式公寓,当时租金也极为不菲,所以猎魅才勉为其难和凋命一起租住。反正也没有到很讨厌的地步,再者平时各做各事也相处无碍,他们就这样基本相安无事一起住了大半年。

现在就尴尬了,勉强住三人是没问题,主要这样对于自家宗主也太凑合了吧。就算这种公寓拎一间单独给蔑天骸居住,比起以前的七罪塔,也是有些寒酸。

“这样,我联系一下小弟,附近安排一间酒店套房出来。”残凶准备去叫停凋命。

“住酒店也不是长久之计,而且也不方便照顾,这样我睡沙发,宗主大人就屈尊这边这间。”房间里忙活的凋命大声道。

猎魅则忙到房间里去抱了一台笔电出来,指尖飞快地敲击键盘。

 

手下们都在忙活,蔑天骸却有些神游。

所以,现在这算什么。

其实从开始见到这三位已经完全融入现世的昔日手下,并听闻他们的经历,他就明白了,其实和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关系。

残凶归根结底是凭赖着对于帮派老大的恩情,猎魅开始受惠于残凶,后来都是用着她在现世收集的人脉网,凋命更是完全靠自己的特长。也许他们还心存昔日的情谊,不过自己已很难坦然接受他们的报答。

他向来认为人与人的关系微薄。即使使用强力将某些人拉在身边施加恩惠,待到恩惠耗尽,也就没有关联了。倒是某些仇恨比恩典来得深刻,柔情可以如烟淡去,仇恨却刻在肌骨。

不过,新的世界必然有新的规则,即使自己还沉溺於过去的某些恩怨,但是首先得要自己能在这个世界立足才行。只好先暂且先借用他们最后几分报答吧。也就是说,和他们一样先要找份工作。

他双手手指忍不住轻微搓动,如同重回以前刚来到魔脊山时候,表现很镇定,情绪很不安,这份不安紧握着心弦急急地盘划着让自己可以表里相一的一天。

 

“你们看我发现了什么?!”猎魅突然惊叫起来。

凋命默默地啧声,一惊一乍像什么样子,不过话说今天的宗主大人脾气也太好了点吧,难道还没适应这边么。一边思量,一边接着更换被套,束紧里面固定被芯以致不会滑动的细绳。

残凶倒是急急凑过去张望。

——是他们楼上一间公寓有空出。今天才放出来的房源。

他们这间在2503,那一间正好在2603。真是太巧了吧。

凋命听闻马上就出来看,他先是看到宗主眼神有轻微的翕动,转身道:“猎魅你快去问问——”

“不过现在已经下班时间吧……” 残凶看看时钟。

“没关系,我们这里连着好几层都是我们现在的房东家的。放心,我和房东妹子很熟的。我现在就打过去。”猎魅轻笑着找来手机就拨过去了。

趁猎魅回房打电话,凋命示意残凶到边上去。两人只敢小声加手语。意思很明白啊,凋命和猎魅要是手头充裕就不用不避嫌两人同住啦。残凶表示自己可以想办法,一次缴交前三月和押金应该没问题,凋命意思自己要么再兼一份职,要么找猎头。

“不用。”身后是不知何时走上来的魔王大人,“我也可以工作。”

两人正要有什么反应,被飞奔出来的猎魅打断:“是可以租啊,因为是全装修可以马上住的。签约可以之后再操作。她家就住在顶楼啦,马上送钥匙来~”

 

那猎魅的房东小姐妹一上来就偷偷拉猎魅衣角,交换了善意的眼神——新素材真的不错!说好了有产出记得第一个给我看!

猎魅微笑着眨眨眼。

然后小姐妹热情地开始交代起来。

“所以,蔑先生您是确定要住2603么?——毕竟我们这边每月租金和管理费还是比较厉害的,当然您能供的出那是再好不过了。——因为目前还没有住户入住,再者也是魅魅拜托嘛,您可以先租住几日。”

残凶马上掏出卡片:“那先结算三个月和押金吧。”

小姐妹推开:“不好意思,因为也还没有协议,钱先不用。权且当过渡吧~”

在要送走小姐妹的时候,她突然回身想了想道:“其实啊,蔑先生您可以考虑合住?如果还算合得来的话,那不是两全其美么?”然后露出友善的微笑。

猎魅秒懂,马上有些害羞地把小姐妹送出去——还没有做好新cp的准备好么?!你快该干嘛干嘛好啦! 

 

三人手忙脚乱地帮魔王准备一些东西就一起上楼去了。

末了,收拾得差不多了。蔑天骸示意他们可以先走了,只有凋命坚持要留到宗主真正入睡以后,毕竟是魔王大人的现世第一夜。

猎魅翻个白眼,小忠犬还嫌自己戏少么?!然后叮嘱了几句,便和残凶下楼去了。

 

此时的蔑天骸已经梳洗好,也换上干净柔软的睡衣,来到已经被凋命收拾完毕的卧房。

凋命正要去拉窗帘,蔑天骸拉住他:“就这样,不用拉上。把灯先熄了。”

卧房望出去的景象也是满眼霓虹的闹市街景,他就倚卧在大床的枕头上,面朝着窗外。凋命偷偷瞄着自家宗主,发现外面耀眼的光线竟也映在宗主的眼眸上,流光浮动犹如心绪的摇摆。

“凋命,这套房间是要每月付多少租金?”

凋命如实回答了。

“那你们工作的话,一个月可以得到多少报酬?”

凋命报了一个得到过最多一次的数额。

蔑天骸良久道:“我刚才所说的是认真的。”

“您说是工作的事情么?”凋命一直没有忘了这个几小时前猝然停歇的话端。

对方点点头。

凋命倒是沉吟起来,一边想着要说的话,一边偷偷打量宗主的表情变化:“其实……要让宗主大人和我等一样工作,实在有辱玄鬼宗。”似乎对方嘴角有些细微扬起,他顿了顿有些犹疑地接着说,“所以我会加倍工作,这点问题上宗主不必担忧。”

“你真的不明白我的意思么,凋命?”

“宗主大人若是想体验现世的工作,明天可以我们几个一起帮着选择看看。”凋命马上把脑内b选项调出来,然后不等其反应,急急补充道,“所以今晚先请休息吧,宗主大人。”

“……嗯。”

一切又回复到了七罪塔的每一个夜晚。

 

侍立在边上的凋命见到宗主应该像入睡了样子,就悄悄带上钥匙,回了楼下。

可是发生了这么多的一天,又怎能安然入睡呢?蔑天骸在听到关门声之后,微微张开了眼睑。

 

楼下客厅里,残凶居然一直没走,和猎魅两人看电视。残凶嘴里叼着烟,猎魅则吃着薯片。

“哟,下来啦~小忠犬?”猎魅看着电视,却是在对门口的人讲话。

凋命“切”声,不想理会,径直去残凶面前:“明天遇到宗主大人不许抽烟,宗主大人不喜欢烟味。”

“啊,了解,了解,大管家。”残凶又抽了两口,才扔到烟灰缸。

 

“所以,宗主大人真的要去工作。”

这也就是两人一直等候着要听的消息,虽然听到了心情复杂。

“还是以前好,缺什么出去抢就是了。”猎魅假装哀叹着歪躺在沙发上。

“喂喂,文明社会!文明社会!”凋命不满地把一个抱枕扔向马上要走光的猎魅身上。

“他会做什么工作呢?”猎魅抱住抱枕,心不在焉地看着电视,“哎对了!不如和那个丹衡一样做偶像吧!”

凋命和残凶满脸黑线。不过两人不约而同地马上脑补出开live的画面,画面太美不忍直视。

 

“正好明天双休日,大家一起好好想想办法吧。”三人达成共识。

 

送走残凶后,在进房门之前,猎魅突然拍拍门对凋命说:“对了,我有个快递几天没到了,一个蛮长的盒子,顺〇快递的,是不是你拿了?”

凋命头也不回,兀自开自己的房门:“一直网购不停,浪费!”

“又不是花你的钱?!小气鬼!”

“谁要拿你的东西。”

“可是家里快递都是你去签收的啊。”

“那下次麻烦你自己出去签,大小姐。”

猎魅朝着关上房门的凋命做个鬼脸:“才不!”不过,奇怪了,那是怎么回事?明天打客服问问。

 

第二天。

凋命一大早就做好一餐盘各式早餐端到楼上去了。没想到一直晚起的蔑天骸却醒的很早——大概是窗帘没拉的缘故?凋命自我揣摩。

魔王大人只吃了一点,看上也没什么胃口。

收拾好了之后两人便下楼到凋命和猎魅的公寓间里。

残凶来的很早,一看就知道昨天很晚睡,然后方才在楼底下猛抽半包香烟提神。结果被凋命强制拉去重新洗漱。

对于要寻什么样的工作,蔑天骸自己也没什么具体想法。倒是还有三人唧唧喳喳地不断争论,这个说好,那个就会挑出骨头,这个推翻掉,那个又会有理有据挽回。

只有当事人什么话也不说,兀自拢着薄毯,一遍遍抚摸着边上轻松熊的大头抱枕,支着脸侧坐在沙发一边,像在听又像在神与物游。

凋命看在眼里,便抽身出了讨论,打算给宗主大人准备点他以前喜欢吃的水果糕点。

 

忽然,门铃响了,凋命马上把手上的水渍往围裙上擦干,跑去开门。

是快递小哥,带着完美的职业微笑,说:“你好,顺〇快递。”

凋命见是个很长条的盒子,想到昨天的事情,直接朝着屋内方向大喊:“猎魅!都说了那么多次了!下次自己签收快递好么!每天都在帮你收快递!还浪费q——”钱字尚未出口,却听快递小哥道:“请问,这里是森罗枯骨蔑天骸先生家么?”


评论 ( 1 )
热度 ( 19 )
  1. 秩序圣神清江可望 转载了此文字
    天呀!!!鸦鸦早就知道蔑天骸会来这里住?快递就是鸦鸦寄的?!

© 清江可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