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气又沙雕的北极点

爸爸不同意

迟来的父亲节贺文(什么鬼


战神猊 琥珀 冷飘渺 (然后恨吾峰 荆楚祎 友情赞助播出


是BG

现代paro

里面还有新剧的相关一些人啦。夹带一些私货。

反正雷恨吾峰的可以转台。

反正雷恨吾峰的可以转台。

反正雷恨吾峰的可以转台。


全文ooc


后知后觉才发现一直把雪君的名字打错,呃呃……是飘渺不是缥缈……

一直以为是缥缈月的缥缈的我。



——————————————————————

 

1

J中的宅男女神琥珀终于有了桃色新闻!虽然让很多暗中追求的男生伤感了,好好一个萌妹子她的对象居然是校花荆楚祎。

对不起,我还是喜欢漂亮的小姐姐。

琥珀的好人卡这样顺理成章发了一把。

 

2

最先坐不住的是恨吾峰,昨天还傍晚河边手拉手唱告白气球洋溢着粉色泡泡,今天怎么就头顶一片野马奔跑的青青草原了呢?

但是荆楚祎比他低一级,不在一栋楼,他听闻噩耗也不好马上冲过去问,但是可以先问问自己同班同学战神猊,他为什么这么淡定啊!上课该睡觉睡觉,下课该吃东西吃东西,体育课依旧呼朋唤友打篮球。莫非是刺激太大反而心如止水?恨吾峰根本找不到机会和他谈谈。

终于熬到了午间休息,他立马冲到荆楚祎那边。

原来,这一场百合故事只是一场虚晃。

主要琥珀爸爸冷飘渺极力反对女儿和战神猊谈恋爱,两人从台面转到地下快要瞒不住了,于是作为好姬友的荆楚祎策划了这么一出。

恨吾峰觉得很委屈,为什么自己要承受这样的无谓伤害。

荆楚祎惊讶:“你难道忍心看到这么萌的琥珀伤心么?”

恨吾峰表示无所谓啊。

不管友谊到了何种地步,女人总归不会为了这样的回答生气。荆楚祎有点无奈,随口讲了句:“那你也忍心看到战神猊好好一个汉子难过流泪么……”

恨吾峰眉头一皱,陷入了沉思。

“……什么,你是深柜?!”

恨吾峰发现自己口拙给自己带来了无比的灾难。但不管怎么说他们还算是疏通了这件事。

下午放学,恨吾峰就这样看着战神猊若无其事拒绝了朋友们开黑的邀请,说要参加补课班,先回去了。

如此自然不做作。他正要心中表示赞叹,身边不知好歹的同学便跑来揶揄他,其中嗓门最大要数发小肖流光:“大峰,荆楚祎这样子你准备怎么办呀?”

恨吾峰一本正经的脸上柔情似水:“当然是选择原谅她。”

 

3

琥珀回家放了书包,收拾了东西,换了一套衣服:“爸爸,我要出门了。”

冷飘渺从厨房探出头来,马上问:“去哪里?和谁一起?”

“和楚祎去星巴克自习。”然后还给爸爸看手机上的讯息。

冷飘渺松半口气:“那要不我送你去吧。”

“不用,不用,我和她一起坐公交车去。”琥珀连连摆手,立刻闪出门。

琥珀出门一会,冷飘渺还是想想不好,觉得下午太阳有点晒,家里去车站还是一段路的,还是送女儿去吧。他刚一出门就发现女儿路上完全不见。隐隐约约还听到机车远离的声音。

咦?女儿脚程什么时候这么快了?

 

4

刚到星爸爸的荆楚祎看到战神猊和琥珀手里提着一对轻松熊棕熊哥哥和白熊妹妹的机车头盔,有说有笑地走来。

战神猊万万没想到,琥珀一看荆楚祎在那边就撒手跑过去挽住。而自己手里头变成两个头盔。

进去之后,琥珀就赶他去帐台点单,而她们两人相依着找位子去了。

恨吾峰收到消息的时候以为是一般的dating,结果进了星爸爸就看到荆楚祎和琥珀两人打打闹闹,他觉得有点尴尬,怎么自己像个电灯泡。他过去和她们打了招呼。

“啊,已经帮你点了可可碎片星冰乐。”荆楚祎顺手指去。他看到战神猊在排队。

好吧,那就四人一起吧。他倒是松口气。

 

5

正当气氛开始不错的时候,琥珀收到爸爸的电话,他正在赶来的路上,担心女儿,路过要买菜顺便来看看,送点刚做好的西点。

“……爸爸,这里不可以吃外带食物的。”

“那你们就偷偷吃。”

因为时间紧张,荆楚祎马上赶恨吾峰和战神猊出去避一下。

冷飘渺来到星巴克,果然女儿和荆楚祎在自习,两人穿着像是情侣的T恤,都是纯白色的白熊妹妹,可爱极了。果然可爱的小女孩在一起才是人间正道。他送来了西点之后,叮嘱她们早点回家。

警报解除,你们回来吧。荆楚祎飞快发消息。

 

6

冷飘渺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突然记得商场里面有家还不错的进口超市可以买点原料。

结果走一段路,就迎面遇到吾峰和战神猊。也穿着一样的衣服,都是黑色的棕熊哥哥T恤。什么鬼,是附近社团的衣服么?冷飘渺极为不屑。

“战神猊!你是在跟踪我家琥珀么?当时不是约定好不再纠缠么?!”

恨吾峰不明所以,但马上接茬说:“叔叔你误会了,我们只是路过,一起过来买奶茶。”他遥指一家排长队的一点点。

冷飘渺瞟他一眼,冷声道:“你是什么来历?附近的小混混么?”

战神猊忙解释:“不是,他是我同学……”

冷飘渺一口咬定战神猊贼心不死,尾随琥珀。后者也难以辩驳,因为失信而无话可说。

智商一直在线的恨吾峰心生一计。反正都是假的——“叔叔你误会了,我只是和我男朋友正好在这边而已。”恨吾峰认真地说,然后学习平日里的荆楚祎行为,僵硬地勾住身边之人的手臂。

周围女生占多,见这样的场合,不禁都露出了祝福的微笑。

冷飘渺将信将疑地离开了。留下实力尴尬的战神猊,和恨吾峰。

“恨吾峰,你不会是……”

“直的。”

“什么?你讲话清楚点,不要意味不明啊。”

“我是说,我们四个都是直的。”恨吾峰越发语轻,“……吧?”

先不管了。

“说来,你们之前有什么约定?”

 

7

原来,之前战神猊和琥珀还在台面上大秀恩爱的时候,受到了冷飘渺的阻挠,认为女儿还小没有分辨能力,而且有前因更加使得他反感追求女儿的男性。

那怎么办呢?简单,约架吧。

琥珀很紧张:“你不要把我爸爸打坏了,意思一下,点到为止啊。”

战神猊拍拍胸脯:“我办事你放心。你在小花园等我。”

然后,勇士赶赴战场。

琥珀久久没有等到英雄凯旋,打电话又都是关机。最后打给战神猊表弟殟爵,敢情他们两人在医院,战神猊额头上缝了六针,现在精神恍惚吊点滴,还不让告诉琥珀。

琥珀忙去看,两人相见自然一阵伤感,因为和她爸爸约定好,输了就不能再有纠缠。

“我叫你意思一下,不是叫你让成这幅样子啊,傻子。”琥珀觉得有点心疼,摸摸他的头发,额角有纱布。

“讲真,你爸爸怎么这么厉害……”

围观的殟爵表示,表哥也许你活到叔叔他那把年纪也可以这么厉害了。

琥珀:什么那把年纪?我爸爸年轻着呢!

战神猊:什么叫也许啊!

来人,叉出去。

 

8

“怎么办,我们的事就这样了么?”战神猊坚毅的脸难得流露出要流泪的神情。

琥珀倒是笃定:“没关系,我妈妈还有两个月就从国外回来了,我妈妈喜欢你,会支持我们的!我们先转地下。”

 

9

什么是前因呢?

原来琥珀因为从小就超级可爱,被人告白很多次,但是她不喜欢的自然不会答应,中间收到过恶意的报复,为此她还不得不转了好几次学,冷飘渺也为了保护她成了居家办公的人。所以为了女儿的安全,他完全不支持女儿在未成年的时候接触异性。

可是附近最好的中学不是女中。

倒了霉。

距离琥珀妈妈罂粟回家还有半个月,地下恋情马上就要瞒不住了,结果琥珀果断选择假装公开出柜,吸引注意力,让爸爸暂时放心。结果是爸爸发现女儿假装出柜也就算了,她男朋友还真出柜啦?!这个臭小子果然是不能托付的人。

 

10

晚餐的时候,冷飘渺严肃地告诉女儿,他今天遇到战神猊和他的男朋友了,还手牵手。“现在的年轻人啊……”

琥珀差点没有一口汤喷出来。

回到房间里发信息给荆楚祎,结果后者还发给她人家偷拍的一点点的实况照片。

“荆楚祎,你说清楚,你男朋友是真的弯还是出门没有带上脑子的习惯啊!”

算了,不能先自乱阵脚。

“我只信是缓兵之计啊!”琥珀心里苦状万分。忙偷偷打电话给战神猊。

“安啦安啦,逢场作戏啊。”腐眼看人基而已。

两人好说一阵。可是躺到床上,琥珀还是心里有点不快,给妈妈发了一条消息,妈妈你再不回家,我的男朋友就要变成我女朋友的男朋友的男朋友啦。后来想想,这是什么逻辑,删掉,妈妈,miss you,你快回来吧。

温情就好。

 

11

第二天上学,恨吾峰发现自己课桌上一瓶雪碧,一包抹茶味好丽友派和一条绿箭口香糖。

“大峰,送给你的原谅套餐。”

但他的注意点不在这里,他注意到一份邀请函。来自学校学生会会长地冥的热忱来信。邀请他和战神猊加入学生会。

……what?

 

12

他们中午来到学生会会议室,见得地冥笑脸盈盈地看着他们:“你们的事情眩者知道了,学生会就需要你们这样勇敢的学生。”

再傻也该知道地冥的意思。

“我不是……”战神猊忙摆手。

“加入学生会你们可以获得学案之力,考前划重点,考间小纸条,考后改答案,J中的豪华大礼包。”

作为学渣的两人总归有点心动。

“你们可以好好考虑下。”

两人狐疑地出了门,却见隔壁学生会办公室里乐寻远和圆筝谈笑风生。

 

13

放学以后,他们四人又聚到了一起写作业。

“什么,他们也找你们了?”战神猊叫道。

琥珀她们点点头。

“而且,我们也表示不想加入啊。”对啊,两个优等生要这种福利干嘛。

“但是后来谈崩了,他就威胁我们,说,”荆楚祎努力装作那种语气,“‘女人,拒绝眩者的代价可是很恐怖的。’”

“怕什么,有我们在啊!”恨吾峰最见不得自家妹子受气,立马拍着战神猊道。

可学校里不能动手。那明天找他去嘴炮。

谁去打头阵呢?

 

14

“那个,我们觉得需要科学地分析下我们的战力。”

四人突然陷入迷之沉默。

两法师,一坦克,一战士。

没有ADC。

……是说嘴炮大战没有ADC怎么行!

琥珀突然灵光一现:“啊,有了!我小叔叔,三年级的曜雪你们认识么?”

 

15

“地冥!”

门被咚地一下撞开,地冥悠闲地抬起头看。一脸冷漠的曜雪站在门口也不进来

“那恁,欺负到我侄女琥珀头上啦?”

“还没有人能拒绝眩者的邀请。”

“呵呵。”曜雪双手抱胸,扫了眼热热闹闹的隔壁办公室,“你也就拉得动那些人。也没看到你去找寄昙说楚天行他们啊。”

地冥眼珠一转。

寄昙说。

……妈的。

 

16

他也不是没有邀请过他俩。

“你要是能叫得动好友,吾就加入。”寄昙说一向善待来者,语气和态度相当诚恳。

然而,楚天行这种人,天大地大自家事最大,自我绝缘于人民群众,除了寄昙说,没见到有人能叫得动他。

敢情唱夫妻相声。

 

17

地冥咬咬牙。

“那是他们自我沉沦,迟早有惩戒的。”

“哟,说的好吓人,回头我找寄昙说帮你传个话。”

“那眩者等着。”地冥微笑着看着曜雪,“皇旸曜雪啊,你堂兄弟耿日在这里混的很好,他和你说过么?”

“没有。”曜雪哼笑一声,“他自己开心就好,不用和我汇报。”

“是说他期中考试成绩让他监护人很高兴吧。”地冥得意地玩着手中的笔盖。

“你钻营这种伎俩,学校董事的儿子一直靠自己考年级第一,再看看你啊,我都为你家汗颜。”

“你!”

“少惹我家琥珀。”矅雪最后沉声一句,转身就离开了。

地冥沉默了半分钟,点了手机里的一个电话:“喂,好友,帮眩者个忙。”

 

18

其实拜托矅雪的后续事宜是很麻烦的。比如说当天放学,冷飘渺就知道了这件事情。

“爸爸帮你办转学。”冷飘渺马上就要着手下一步事宜。

“啊呀,别!”琥珀马上拖住他,但张口也不知道说什么理由,好不容易瞄到墙上的全家福,“妈妈过几天就回来了,等她回来再说吧。她老远回来就搬家,爸爸你舍得呀。”

好吧,被说服了。

“但是,曜雪明天就不上课,待家里复习考试了,你待在学校万一被欺负怎么办?”

“不会的,这不是还有……”琥珀眨着双眼,“还有爸爸你么,我有事情直接打电话给你。”

冷飘渺不动如山。

“哎呀,爸爸!爸爸你最好了!好不好嘛?”琥珀使用看家本领,像小猫一样扑上去撒娇,眼皮翕动间,眸子愈发水莹。

——医疗兵!

 

19

几天后是学校的校外实践活动。

战神猊和琥珀的两个年级都会去。在出发的大巴上,战神猊就想和琥珀聊几句,结果消息发过去石沉大海。

“我家琥珀不会没参加这次活动吧。”战神猊有点失落。

“没啊,我看楚祎刚才还发了一个状态,她们两个的合影。”

“让我看看——”

“……她们好可爱。”

两人先痴痴地看了一阵才想起来正事。

“我先问下楚祎。”

来回一阵,总算弄清。琥珀的手机两人在合影自拍的时候,突然就不见了。可能是弄丢了,或者被人摸掉了。

“反正就一天,她们两个人也一直一起,有什么事情楚祎那边可以联系我们的,别担心。”恨吾峰难得说了这么一串话。

“好吧。”

那不然还能怎么样。

 

20

古怪的事情果然发生了。

战神猊本来好好的在和同学一起开黑打王者。关键时候,突然收到一串图片消息,使他手机瞬间卡住。

“哎哎!怎么了!”殟爵在边上嗷嗷大叫,“稳住我们能赢!”

一个差池,团灭。

在四十多秒的等待时间,战神猊也不管了直接切去看图片,因为是从琥珀的手机发来的图片。

是一串跟拍的图片。画面上琥珀和荆楚祎两人玩自拍得旁若无物,被一个暗处的视角都记录下来。这个视角不断靠近她们,直到最后一张,来到她们身后。

 

21

这还不是最恐怖的。

最恐怖的是最后一张自拍照。

一个戴着路边摊鬼面具的人,这个面具粗制滥造的程度令人发指,不得不说实在有致敬上世纪中期国产恐怖片道具的感觉。

“这是战书,下午三点,这个地点,怂了就别想见妹子了。”然后是一个地点的截图。

 

22

恨吾峰怒不可遏,随手抄起捡来的棒子就要去。战神猊突然拉住他。

“这事不能怂,但是我得先和琥珀爸爸说一声。”

殟爵连忙点赞:“我表哥真的越来越聪明了,琥珀爸爸过来绝对一抗五,carry全场!”

战神猊要打电话过去,却又被恨吾峰拦阻:“你这样讲,她爸爸更加不会允许你们的关系了。”

战神猊犹豫了一下,选择发短信告知。

果然立刻冷飘渺的电话就狂轰滥炸而来,战神猊不敢接,又不敢关机,求助地看向恨吾峰。

“走,先收拾那个臭小子!这样你也可以将功抵过了!”恨吾峰将战神猊手机揣自己口袋里,拉着他就跑去约定的地方。

 

23

约定的地方,是一个废弃的儿童乐园。

整个乐园里面一直响着同一首听来冷沉诡邪的音乐。

两人赶到时候,对方正翘脚坐在一个小型摩天轮的控制室外面,琥珀和荆楚祎则被关在停止的摩天轮最高车厢里。

“你是谁,干嘛要抓走她们!”战神猊上前质问。

那人倒是悠闲自得地扇着扇子:“得罪了我兄弟,你们还想好过?”他说罢起身,“鬼麒主,在转轮谷等候多时了。”

话音落,很适时的一阵风将他蓝色的头发丝拂起,衣角飘扬,逼格十足。

 

24

恨吾峰看不过,直接上去一棒子就把鬼麒主身后的大电风扇抡到机体分离。

 

25

“这个蓝毛小子看上去一直闪避,明显还留着后招。”三人打了一阵,战神猊暗暗对恨吾峰说,“我拖住他,你去抢控制室,先把她们救下来。”

一脱离战圈,恨吾峰就冲到控制室,发现了不可置信的一幕,刚才被他打烂的电风扇的后面本来有着一个备用电源。

也就是说现在……

“楚祎!”他仰头大唤。

“峰?你怎么来了?”最上面的车厢探出他心爱的人的脸。

“你们不要急,我们马上救你们下来!”

“哦,不急的。这里风景还不错。”荆楚祎语气轻松,缩回脑袋。

“不是,电源被我弄掉啦……”

“什么?!”这回变两人急急探出头来惊叫,“阿鬼!你不是说停下来是给我们拍照片的么!我们要下来啦!”

鬼麒主笑了笑:“不能下来这件事情罪魁祸首可不是鬼者哦。”

 

26

其实战神猊在一对一时候,就已经处于下风,为拖住鬼麒主一直苦撑。待到恨吾峰急火攻心重回战圈,战神猊体力已消耗大半,前者更是因为心绪扰乱,出手没了章法,两人很快被鬼麒主反制。

高处的琥珀和荆楚祎看得惊心动魄,吓得不敢动弹。随后,鬼麒主也不知怎地夺了恨吾峰的棍子,眼看杀招将至,战神猊义薄云天挺身为恨吾峰挡下,当即倒在地上起身不得。

琥珀见状,急得哭了出来:“神猊!”

 

27

“哪里来的小流氓也敢来惹我女儿!”

熟悉的声音突然来到。

“是爸爸!”琥珀如遇救星,哭的更加厉害了。

你的好友冷飘渺已上线。

 

28

紧张紧张,冷飘渺直接杠上鬼麒主。

“叔叔小心,此人招行不定!”恨吾峰到边上扶起战神猊,后者紧盯战局高声提醒着战局中的人。

“不妨一试。”冷飘渺不带武器,空手就几招夺下鬼麒主的棍子,再几招就把他推倒在地。

“哼。”鬼麒主还是很嚣张,他指着乐园里杂音很重的音响,“我就不信你能在我的bgm里面赢过我!”

“是么。”冷飘渺面无表情,吐出的两字亦是没有情绪。曾经体验过的战神猊却知要开大了。

此时乐园的单曲循环突然被切换,换成一首电子音飘摇的轻音乐。

“那我就原句奉还吧。”冷飘渺眼中寒光一现,身形一动直扑有些愕然的鬼麒主。

 

29

“壮士住手!”

被揍得七荤八素的鬼麒主一直没有找到溜走的机会,只得负隅顽抗,这时突然天降正义,一柄黄色长柄伞击得鬼麒主直接扑街。边上闪出一个身着黄衣的年轻人,一面制止住冷飘渺,一面收起长柄伞。

“如何?”冷飘渺手头已然收势,但仍然沉声。

“抱歉抱歉,在下非常君,是此人的哥哥。舍弟如此荒唐闹事,我回去定然不会轻饶,况且与君一战他也已晓得江湖之广大,自身之渺小,但还请壮士念他年纪尚小,勿与计较。”非常君一看就是专业级的和事佬。

“我女儿和她同学还被困在上头,是要我报警还是打119啊?”

“抱歉抱歉,刚才我已经在配电室恢复了这片区域的供电,现在就可以让摩天轮转下来。”非常君面含歉意的微笑,快步去控制室,“我们家这个乐园,是要准备重新装潢后恢复正常营业,您看,这报警……哈哈哈,是不是……拜托拜托……”

 

30

那只车厢,刚到安全区域,琥珀马上跳下来,委屈极了走向冷飘渺:“爸爸……”冷飘渺心都化了,正准备给女儿一个大大的拥抱压压惊,没想到她中途折向边上——“神猊,你有没有事,严不严重啊……”说着就一下抱住有些手足无措的战神猊,他冒着冷飘渺连发致命的眼刀的压力下,还是勇敢地抬手回抱过去:“琥珀,我没事。”

另一边恨吾峰迎上去,没想到荆楚祎上来就是狠拍他一下:“能的你啊,上来就打掉电源!”

“对不起……”

荆楚祎只是佯怒,心里也是担心得要命,她也低声道:“对不起,都怪我们听了鬼麒主的话,说这边很适合拍照……”

“不是,全都怪我。”

“怪你什么?”

“嗯……打掉了电源……”

“对,对,都怪你。”女生却已经蹭着抱住男生的胳臂。

 

31

眼看场面愈发温馨,鬼麒主看准机会撒腿就跑,嘴里还大声喊着:“你们等着!我一定会回来的!”

“家门不幸啊。”非常君面子上挂不住,一脚踹上去,让他变成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

 

32

冷飘渺无奈地摇摇头:“好了好了,先上车吧,你们这帮臭小鬼。”

 

33

回程的车上,气氛严肃。冷飘渺特地让战神猊坐在副驾驶座,但着反而让夹在女生中间的恨吾峰无比尴尬。

冷飘渺不说话,他们也没有一个人敢挑起话头。

下了高速,冷飘渺终于开口了,直接就冲着战神猊:“当时我们约定好的事情,你当做耳旁风,这样我以后该如何相信你的为人?”

战神猊灰头土脸地只敢转头看风景。

琥珀反应最快,忙挡枪:“爸爸!是我要他这样——”

“好了。”冷飘渺换个排档,打断宝贝女儿的话,“我是最不想做让琥珀伤心的人,你们也不用辩解了。念在你关键时候传讯息来,还那么拼命的份上。就,这样吧。”

琥珀激动地不可置信,忙戳了戳还在假装看风景的战神猊。后者转头看她时候目光亦是恢复了神采奕奕。

“爸爸!我一定把你的英雄事迹告诉妈妈!”琥珀开心极了。

“别!”冷飘渺倒是一怔,忙双跳灯靠边停车,回头严肃地说,“我和罂粟已经约定,以后不涉江湖,不会再和小流氓打架了。这件事情要保密。”

“噗。”琥珀瞬间更加得意起来,“晓得了,晓得了。爸爸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妈妈。”

但是在场的人只能心里偷笑,脸上都保持着平和的微微抽搐。

冷飘渺觉得作为长辈不能坐视气氛尴尬下去,正色对战神猊和恨吾峰说:“我说,你们两个不好好锻炼,怎么保护喜欢的女孩子。以后休息天到练习场上找我来报道吧。”

“是,叔叔。”两人语气一样,异口同声。

冷飘渺倒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你们……都是直的吧。”

“叔叔放心吧,他们都是宇宙第一直男!”

“爸爸放心吧,他们都是宇宙第一直男!”

荆楚祎和琥珀也异口同声地抢着回答,见说的都一样,两个妹子相视一笑。

“嗯……”冷飘渺好好再打量四人一番,摇摇头,回身重新发动车子。

男生的友情不要猜,女生的友情也不要猜。

 

34

“时候也不早了,我带你们吃顿饭再送你们回家吧。”

琥珀高兴地唱起歌来。

冷飘渺嘴角上扬地听着。

整个车厢里又洋溢回了愉快和乐的氛围。

 

35

爸爸同意了。

 

 

End






评论 ( 6 )
热度 ( 23 )

© 清江可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