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气又沙雕的北极点

我又活了!

稍微占一个tag问一下,晚些删。

阿金是天秤座,可是他出场明明在上半年(貌似退场倒是在天秤座时候)

官方有公布的生日么,有的话应该就在最近叭?有没有小可爱知道?


他有具体生日的话我马上写庆生文,没有的话…就中秋贺文啦。

长途飞行 3(苍金)

谨慎食用,谢谢大噶。(溜了溜了


——————————————————————


3


嗯。

“多了。”苍叹口气,也不去理会床上的状况。他收拾了衣物,靠着床头,就躺在金鎏影身边,拨了一个电话。

“喂?”电话那头迟疑地问着。

“你好。”苍看看时间,“我没有晚打给你,对吧?”

“呵,苍,还有十分钟。”

“你威胁翠山行,那我保护他,就一定要守时。”苍一边抚摸着金鎏影几乎全部被汗水浸湿的金发,一边慢吞吞地说着,“你真麻烦,紫荆衣。同样的话,翠山行说一遍,还要我再说一遍。”

“我就认为金鎏影在你这里。”

“你为什么那么确定?”苍哼笑了下。

“如果他还在外头,你会这样气...

仙乐飘飘处处闻(问金)

答应投喂给老王的问金现代paro沙雕文! @就叫我老王大哥吧 没吃够的话,<长途飞行>后面我自以为也是问金甜的。


亲属关系全部瞎编。反正都是ooc。

真的很雷。


————————————————————


苦境中心小学有一个恶霸小学生,名叫戮神狩。他这么猖狂,完全来自于他有一个恶霸叔叔,名叫问天敌。原本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和其他人的正常生活不做干扰。直到某一天,刚请了休假的昭穆尊正在家里睡懒觉,早上六点半,morningcall就来了。

“喂……”昭穆尊半夜看球赛看到早上四点半,这才睡了个把小时,眼睛都睁不开,床头柜捞了手机,翻身...

宝贝,答应姆妈别看好么😂😂😂


长途飞行 2(苍金)

前面是苍金,后面基本问金。在老问出来前先不打他的tag啦。


————————————————————


2


说起金鎏影和苍的渊源,可以简单地追溯到很久很久前,久到他们在幼儿园同一班领名牌。

但是,若要说一个正式的开始,却是很难找到。苍这个人,虽然看上去很高冷疏离,但内里却是古道热肠。金鎏影则看上去潇洒超脱,实际上龟毛得很。两个人各项表现都非常出众,性格又反差感十足,到哪里都是话题人物。

他们作为年级第一第二的推优生,在高中快结束时候,参加了某大学夏令营。然而那个活动并不那么顺利。

他们两个都作为家中长子,很少有机会可以单独离家很远待很长时间。虽然关系不...

长途飞行 1(苍金)

换个口味,现代paro生子。

应该有苍金和问金。本来要给老王脑一篇现代paro问金,兴奋地脑了大纲后,发现我滴老王点的是甜文。甜文下次写,这次我先爽一把😂


为了避雷先说个大概,就是苍要控制住金,强迫他生孩子,然后金机缘巧合逃走了,化名昭,偷渡到灭境遇到问。因为长相和能力深受问的喜爱,问后来才发现昭是自己道境老友苍在满世界找寻之人。……


好了,觉得雷的就叉了吧。

可以忍受就往下看吧==


—————————————————————


大雨倾盆,一群人来到到树林背后的大房子推门而入。为身穿整齐灰色三件套男子打伞的保卫,留步在外甩掉黑色长柄伞的水迹。...

天桥仙 (苍金)

紧急七夕贺文。终于赶上了!

我的cp一定要过节!

天降儿子梗。其实儿子也不重要,他们才重要。


————————————————————————


1


玄宗宗主这期月考要抽考清心咒,金鎏影已经废寝忘食准备好几天了。他还多方探知,死对头苍这两天都不在斋舍好好复习,这回是他能排在苍之上的好机会。


考试那日,他早早来到试场并排在第一个,完美通过。可他刚考完,还没有得意洋洋地落座,宗主就叫他去六弦山上,找苍。

他马上不乐意了。但还没等他酝酿出怎么样推脱。六弦几个更年轻的师弟争相举手:“师尊,此事怎好劳烦金师兄,我们去就行啦。”

金鎏影看了白雪飘一...



对哦明天七夕!我的cp怎么能不过节!紧急写文!(突然兴奋

今天是超开心的一天!我把元涣和清峙接回家啦!
四个儿子终于拍张合照了(流泪
涣涣上半年换妆等了很久,之后一直我宝宝帮我照顾。清峙是我四月四处求小金蛋和松鼠蛋时候,意外收来的超可爱金宝贝。他来了之后我那两个蛋都求到了,真实锦鲤本鱼了!在我宝宝帮助下,帮他换妆拉筋,这个老头子年轻不少。

虽然他出生很久了,但我今天也是第一天真实抱到他,简直放不了手!难舍难分!玩物丧志!见异思迁!乐不思蜀!

让他降落 1(苍金)

是酸爽生子文。一直甜文,想换换口味。


会挺长的。

有什么问题欢迎评论。

我也慢慢写,找找感觉。谢谢大噶投了这篇。


————————————————————


0


苍一直会看到一颗孤独的命星。


那日他教如何观星,听课的孩子不认真,一直在打瞌睡。苍明知这种事情也不可强求,天上也不会有他的命星,自己又是何苦。苍是清醒的,但还是忍不住一把拉过,睡醒开始专注手中物件的学生。

那孩子收拢了金器玩物,无辜地眨眨眼,苍瞬间敛起神色,放开手。孩子见苍放手,倒是顺从地坐到了苍的身边,讨好地扯着苍浅紫色的袍袖。苍正在看向天的某一个方向。

“你在看什么?”

“你看...

© 清江可望 | Powered by LOFTER